联系宏源
  • 电话:0373-3878302(吕Sir)
  • 传真:0373-3878301
  • 手机:15137380542
  • 客服QQ:1092327062
  • 邮箱:1092327062@qq.com
  • 地址:新乡市陈堡工业园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 >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 >

0元实现财富自由?副业培训究竟养肥了谁?

html模版0元实现财富自由?副业培训究竟养肥了谁?

文 邢亚琪

对于那些付费的人而言,无论他们加入副业培训的原因是什么,都很难逃过“饥饿营销”的陷阱。

近几年,随着有声读物、网络直播、知识付费平台的兴起,有声演播培训、软文写作培训等业务也开始成行成市,它们打出“副业轻松过万”“0元实现财富自由”等口号,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副业培训养肥的也许只有那些靠“副业焦虑”赚钱的培训机构。/图?pexels

发展副业靠谱吗?轻松月入过万元是梦吗?在随处可见的网络广告中,无数平台不断地用大面积的广告覆盖向那些意欲发展副业的人传递一个信息:副业入门门槛低、回报高、培训过后有平台扶持,只要努力,一切都不是梦!

但当人们真正投身副业培训后却很有可能发现,副业培训养肥的也许只有那些靠“副业焦虑”赚钱的培训机构。

一个关于轻松月入过万元的梦

对不少加入副业培训的人而言,促使自己做出付费行为的因素可能有很多,诸如兴趣、副业需求、时间自由等,但不论主导他们行为的主要因素是什么,这些付费的人都很难逃过“饥饿营销”的陷阱。

这就像超市中“限时打折”的面包总要比“打折”的面包更诱人,在各大平台做广告的副业培训机构深谙此道。

2021 年 5月 20 日,北京,一家播客节目工作室。/图?视觉中国

90后声音爱好者君君便是有声演播培训公司饥饿营销手段下的落网之鱼,她在今年2月付费加入了有声演播训练营,并在训练营内进行了为期四天的付费学习。

君君至今能清晰地回忆起自己加入有声演播训练营那天的场景,“工作人员反反复复地问你是否要参加训练营,并通过告知你训练营名额所剩无几,逐渐向你施压,让你深信错过就是损失”。君君称,她是通过点击一则网站广告与有声演播训练营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的,对方在获取了自己的年龄、是否有播音基础和意欲学习播音的动机等信息后,就向她发来了音色测评邀请。

在得到自己适合“御姐音”的评价后,君君在第二位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付费加入了为期四天的训练营。

因为一则广告,君君误打误撞进入有声演播训练营。/图?pexels

付费加入训练的金额不高,但君君在报名前还是做了大量的功课。互联网上冗杂的信息就像两面镜子,在窥探君君的纠结,一面镜子贴满成功者的案例,告诉君君“轻松月入过万元”真的不是梦,另一面却尽是失败者的总结,不断劝她“副业培训的水深、路更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君君在付费加入第一个微信群后,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了第二面镜子中的“失败者”的生动写照。在那个只有6人的微信群内,包括君君在内只有4名培训者,这与对方之前反复强调的“名额只余10人”明显不符。

很快,君君又被拉入了有近150人的有声演播训练群,她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入了副业培训的坑,但她却没有及时刹车。本着“学到就是赚到”的心态,君君在训练营内安稳地度过了三天时间,如模范学生般每天按时按点在训练营内打卡,参加开营大会、音频听诊会以及节奏训练课等。

两位主播正在工作中。/图?pexels

直到售课环节在第四天到来。

当天,工作人员在群内发布了一张抽奖二维码,学员可扫码抽取优惠券,最高1000元,抽中的优惠券可以用来抵扣VIP课程的费用。君君扫码领取了1000元的优惠券,但在看到仍需支付近4000元学费时打了退堂鼓。

盈利成了多数学员报名VIP课程的决定因素,君君私信工作人员询问培训完成后成功找到副业赚钱的学员比例,却被对方告知“尚未进行统计”。

君君最终退出了有声演播培训这场“豪赌”,哪怕工作人员说“60多岁的阿姨靠副业就能养活自己”,哪怕这张价值1000元的优惠券是限时的且是抽奖转盘上面价值最高的,她都不想参与了。

完成播音培训、为有声读物做配音,是最常见的副业培训方向之一。 /图?视觉中国

“对方让你报课的意图太明显了。”君君说。

与君君的选择相似的还有左暗明,他在今年付费加入了某平台推出的写作训练营,其退出的理由是“怪事太多”。

“群内还有学员帮腔工作人员让大家赶紧付款,这一看明显就是托。”左暗明说。

科班出身都不够吃,哪轮得上培训三个月的外行?

一位报名参加了某网站写作培训班的学员透露,自己在2021年花数千元报名参加了这个网站组织的新人写作培训计划,但在培训结束后却没有得到所谓的官方流量扶持,亚洲城唯一官网,而官方承诺的修改稿件服务最终也流于形式。

“缴费前,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向你反复灌输一种思想,即只要你愿意学,就不愁没收入。”这位学员表示,自己正是因为坚信“零基础也能轻松月入过万元”,才报名了写作培训计划,但直到培训结束,自己还没能实现盈利。

不仅如此,这位学员撰写的多篇原创文章在提交审核人审核后也一直被回绝,“一篇文章翻来覆去地改,有时候还会出现前后修改意见相悖的情况,要想变现太难了”。

在百度上以“写作训练”为关键词搜索就会出来类似的培训。

有时候,难的不单是变现,可能还会出现自己作品的所有权被侵害的情况。左暗明所在的培训营在第二天晚上开始向学员下发商业文写作任务,学员完成稿件后需将所写的稿件回传至群内。左暗明在其他帖子的评论区内留意到,有人曾留言表示,自己在训练营中写的文章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拿去为另外一家平台的产品做商业推广,且投诉无门。

入坑写作培训的人也许还不是最难的,最感到无奈的可能还是那些在有声演播培训道路上狂奔不止的人。在“有声小白基地”微信群内,君君注意到,群内不少声音爱好者在谈及有关声音培训的事情时,多持怀疑的态度。有些参加了培训班的群成员甚至坦言:“报名有声培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得官方平台的流量扶持,并获得平台的配音机会。”

但就是这种可能,对多数小白来说,也只是空梦一场。

《中国教育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在职播音员和主持人的人数为3万人,远低于我国播音专业学生的人数。这意味着,我国的播音市场每年都将流入无数有专业培训背景的人,而他们在和播音小白竞岗时无疑具有压倒性优势。

我国的播音市场每年都将流入无数有专业培训背景的人,而他们在和播音小白竞岗时无疑具有压倒性优势。/微博@上海大学生电视节@中国播音主持网

“每年播音专业毕业的学生数不胜数,别人辛苦四年的努力难道是外行人用时三个月就能赶上的吗?”君君称,一名配音小白要想实现盈利,除了要缴纳高额的学习费用,还要承担昂贵的录音设备费用。在她看来,想凭借几千元和几个月的学习在一众播音专业学生中杀出一条血路,无异于痴人说梦。“除非你自身声音条件特别好,或者是运气好到无以复加,否则一切都是白搭。”君君说。

“有声小白基地”微信群内,众多群成员也分享了自己为有声演播培训付费的情况。有群成员分享表示,自己曾被要求用某普通话软件自测普通话水平,其让公司一位平翘舌不分的同事帮忙测试时,这位同事的最终测试结果却显示为“一级乙等”??这跟省市级新闻播音员是同一水平。

想要进入配音圈,良好的普通话无疑是配音爱好者应具备的最基础的素养。但在有声演播训练营内,这种最基础的要求也被无限弱化。在训练营学习的第三天,君君所在的微信群内有学员因为普通话不够标准而对配音前景心生怀疑,“遇到这种情况,培训老师会反复强调训练的重要性,告诉你只要肯下功夫,月入过万元绝对不是梦”。

创作商业文是一件十分耗费时间的事。/图?pexels

类似的话术在写作培训界同样数见不鲜。付费加入写作培训群的左暗明在入群不久后就发现,商业文的创作难度在群内被极大地弱化,似乎学员只要够努力,就一定能获得高额回报。左暗明深知,创作商业文是一件十分耗费时间的事,创作一篇优秀的商业文对写作者能力的要求更甚,平台为了自己的口碑,根本不会收录普通的文章。

左暗明的观点在另一位网友的培训总结中得到了验证:一篇稿子被反反复复地修改,原本官方许诺的流量扶持因为稿件问题一直没能兑现,个人账号最终只增粉10人。

就这样,培训机构勾画的高收入和实际中的低回报形成了巨大的落差。

想退费,先删差评

副业培训学员面临的另一大难题是维权。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声音培训”“副业培训”等与培训机构有关的关键词,轻易就能找到有关投诉,投诉理由几乎无所不包,宣传与主讲内容不符、饥饿营销、无工作人员对接学习事宜等均在列。

因为人们对副业的需求与日俱增,副业培训正逐渐沦为培训机构收割“韭菜”的利器。/图?pexels

“缴费前承诺如果课程结束,学员接不到书单的话可以复学,或者要求机构退款。但在课程临近尾声时,培训方却对接单一事闭口不谈,并对缴纳学费进行了不合理扣除。”不久前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进行投诉的学员称,因为人们对副业的需求与日俱增,副业培训正逐渐沦为培训机构收割“韭菜”的利器。

而在避免被“割”的过程中,学员要和培训机构经历漫长的拉扯,他们不仅要列举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还要证明自己从未在培训中获利。更重要的是,只有删除了对培训机构不利的言论,退费才有商量余地。

左暗明退群前曾向群内其他有报课意向的学员发起聊天,主要内容是劝告对方放弃报课的想法,因为会入不敷出。为帮助更多人规避可能存在的副业坑,他还在退群后专门写了一篇关于自己参加培训机构的经历的帖子,却被发布平台以“不正当引流”的理由删除。左暗明称,自己的那篇帖子并没有多少流量:“只有考虑要不要买课的人才会去搜,那么举报我的人是出于什么心理?会是什么人举报的?答案显而易见。”

为帮助更多人规避可能存在的副业坑,左暗明还在退群后专门写了一篇关于自己参加培训机构的经历的帖子,却被发布平台以“不正当引流”的理由删除。/图?pexels

除了被平台删帖,左暗明还发现自己的个人账号在帖子被删不久后,就有不少账号对其进行了关注。他曾逐一点开那些账号进行查验,结果发现那些账号的总关注量维持在20人左右,且关注对象多为这个平台的头部账号。左暗明认为,这是平台在对他的账号进行动态监控,以防止自己再发表不当言论。

“不会再在该平台上更新有关培训的所有内容,也不会继续使用该平台。”采访中,左暗明还十分谨慎地询问:“你们不是平台方来了解情况的吧?”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3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 All Rights Reserved